<progress id="olh7a"></progress>
    1. <button id="olh7a"></button>

    2. <th id="olh7a"></th>

      <progress id="olh7a"><track id="olh7a"></track></progress>

    3. 當前位置:

      僑青委人物專訪9丨譚靜強:立足國家需求謀發展

      來源:湖南省僑青委 作者:楊銳 編輯:莫夏倩 2021-03-22 17:12:54
      時刻新聞
      —分享—

      楊.jpg

      譚靜強

      湖南省僑聯青年委員會 常務副會長

      中南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地質資源系主任

      湖南省可再生能源學會發起人、副理事長

      出國

      譚靜強于2010年獲得德國地球科學研究中心青年學者職位,在國際石油公司資助下開展頁巖氣地質與地球化學方面的研究,同時在柏林工業大學攻讀博士學位。2014年底在德國完成項目并獲得博士學位之后,前往美國休斯敦大學油氣地球化學研究中心從事博士后研究,2016年底入選國家人才計劃全職回國。

      僑青委:在您求學經歷中最關鍵的一個決定是?為什么關鍵?

      譚靜強:每個人在不同階段都會面臨各種各樣的選擇,在我的求學經歷中最關鍵的一個決定應該是出國讀博。作為一名高校教師和科研工作者,海外留學經歷對開闊眼界,培養國際格局,產出高水平成果都十分重要。同時,海外留學讓我有機會親身感受不一樣的文化,面對具體事件的不同思維方式和處理方法,這對促進國際交流與合作,增進相互理解與尊重都至關重要。當前,黨中央正致力于建設一個更開放的中國,我們國家未來的國際化程度會越來越高,我堅信具備豐富海外經歷的優秀青年人才將會獲得更多、更好的發展機會。

      22.jpg

      研究

      譚靜強主要從事非常規油氣地質與地球化學研究,以服務國家重大能源需求為己任,在頁巖氣地質、頁巖儲層表征、頁巖氣富集機理和頁巖儲層改造等領域取得了一系列突出的科研成果,為解決我國南方頁巖氣資源評價和勘探開發過程中的基礎性、前瞻性科學問題做出了重要貢獻。

      僑青委:您在非常規油氣地質與地球化學研究領域,特別是頁巖氣地質與地球化學研究方面取得了很多研究成果,您能否簡單介紹一下這些研究工作?在研究過程中,如何取得理論和技術的重要突破

      譚靜強:自2010年以來,我和團隊重點圍繞頁巖及頁巖油氣資源開展工作,主要研究目標包括我國南方的海相頁巖以及西北、華北和東北的陸相頁巖。我們針對不同類型富有機質頁巖的生烴作用、油氣富集機理、儲層物性、壓裂改造及其環境影響等方面進行了一系列創新性研究,取得了一些原創性研究成果。這些工作對準確評估頁巖油氣資源潛力、圈定有利勘探開發區域及層位、促進大規模能源開發背景下的環境保護等都具有重要意義。

      我認為取得理論和技術的重要突破,首先從社會層面需要為科研人員創造自由、寬松的科研環境,能夠讓他們把主要的時間和精力投入到科研工作中,而不是應付各種瑣事或人為設定的各種考核。其次,科研人員本身要沉得住氣,懂得深耕細作,避免急功近利,跟風式、重復式的研究是無法取得理論和技術突破的。第三,重大突破離不開奇思妙想,好的想法經常來自思想交流和碰撞,學術乃至人文領域的交流繁榮對取得理論和技術突破也十分重要。

      僑青委:頁巖氣作為發展越來越受重視的非常規能源,您能否介紹一下最初是如何從事這個方向研究的?對于該前沿領域,您認為有哪些值得研究的問題,有哪些最新的研究方法及應用前景如何?

      譚靜強:我之所以從事頁巖油氣研究,是因為自己一直十分關注國家重大能源需求,將個人發展與國家需求緊密結合。我國目前油氣資源的對外依存度常年居高不下,其中石油已超70%,天然氣也在40%以上。我國常規油氣穩產難度很大,增產難度更大,但我國以頁巖油氣為代表的非常規油氣資源十分豐富,現已被廣泛認為是十分重要的戰略接替能源類型。頁巖氣在我國的歷史較短,自實現商業化開采到現在差不多10年時間,頁巖油更是剛初步實現商業化,進一步推動頁巖油氣資源的利用還有很多亟待解決的科學問題,比如我國南方復雜構造區及深層頁巖氣勘探開發問題,陸相頁巖油氣勘探開發問題,頁巖油氣勘探開發利用與環境保護問題等等。另外,我國已經明確提出CO2排放在2030年左右達到峰值,在2060年左右實現碳中和,在碳達峰和碳中和背景下開發利用頁巖油氣資源是新的國家重大戰略需求。我們目前正在開展超臨界CO2高效壓裂相關的基礎理論研究和技術研發,目的是在開發利用頁巖油氣的同時促進CO2地質封存,助力國家實現碳達峰和碳中和目標。

      僑青委:聽說您所組建的團隊國際化程度很高,您能否和大家分享一下您對中外科研合作方面的體會和科研文化差異方面的認知?

      譚靜強:我的團隊總的來說比較年輕,也比較國際化,我們有德國工程院院士擔任顧問,有美國籍、非華裔全職教授,有畢業于美國、英國等高校的博士后,以及來自英國、巴基斯坦等國的全日制博士研究生等等。另外,我們與美國、德國、澳大利亞、法國和英國的多個團隊保持著十分緊密的合作,我們經常互訪,每年都在本領域國際期刊發表高水平論文。我個人認為現階段是開展國際合作的黃金時期,國家和學校各個層面為科研人員開展國際交流合作提供很多機會,資助越來越多,越來越大。據我了解,僅國家留學基金委每年就資助數萬人出國留學或者訪問。近年來,伴隨著我國科技實力的不斷增強、科研投入的持續增長,也有越來越多的國外科學家前來中國訪問甚至是長期求學或工作,實現了雙向互動。

      中外科研文化差異還是很多的,比如,海外博士畢業一般沒有論文發表數量的要求,能否畢業根本上取決于研究工作的質量,完全由導師決定。第二,海外更注重各個團隊的獨立性,青年科研人員一般找到教職后,從助理教授開始,就會建立自己的團隊和實驗室,國內一般是先加入一個大的團隊。第三,國外科研環境總體相對比較寬松,各種人為設定的考核要少很多。

      23.jpg

      為師

      “歐陽修曾說:‘古之學者必嚴其師,師嚴然后道尊。’這正是您的真實寫照,您用近乎苛刻的態度要求自己,身正為范。我們是您的第一批學生,這種精神風貌我們也將傳承下去,形成我們師門的特色門風。”這是譚靜強的學生所發表文章中的一句話,作為導師,他從來都是“較真兒”“多事兒”的。

      僑青委:聽聞您在同學口中一直都是一絲不茍,較真兒的。您能否談談您“較真兒”的緣由?

      譚靜強:作為一名科技工作者,較真是最基本的要求,是態度問題,是科研團隊的生命線。任何科學發現或者技術進步都應該以認真的科研態度、嚴謹的科學邏輯和實驗分析為基礎的,要做到讓其他實驗室或者團隊可重復實驗結果,經得起檢驗,只有這樣才有可能取得高質量的研究成果,獲得同行認可。

      僑青委:您擁有較長時間的國外學習經歷,這期間有什么重要的研究經歷想和廣大博士生或者碩士生分享嗎?

      譚靜強:自回國工作以來,在國家、地方和學校的大力支持下,我們已經建成了一個以地質新能源和地質環境研究為主的團隊,目前擁有20多名博士和碩士研究生。我個人認為研究生學習首先要有主動性,要主動去思考、調研并嘗試解決本領域存在的科學問題,而不是等待被動地被安排各項任務;其次,需要專注,研究生不同于本科生,都會有針對某一個領域的研究任務,這一方面要求有鉆研的精神,另一方面,任何科研成果的取得都離不開大量時間和精力的投入,一定要保證將學習期間的絕大多數時間和最主要的精力投入到與科研相關的活動,包括文獻閱讀、開展實驗、論文寫作及會議交流等等;第三,要積極交流,包括課題組內部交流、學術會議、短期訪問等等,如果有可能,盡量爭取前往國內外相關課題組待一段時間。

      僑青

      國家多個部委、中國科學院、國家自然科學基金以及多個國家人才計劃的函評和會評專家;現任中國僑聯特聘專家、中國僑聯青年委員、湖南省僑聯第八屆委員會委員、湖南省僑聯青年委員會常務副會長......譚靜強有著多重身份,更是于2020年榮獲第八屆“中國僑界貢獻獎”。

      僑青委:作為中國僑聯青年委員和湖南省僑聯青年委員會常務副會長,您可否談談湖南省僑青委的特色以及您的感受和建議

      譚靜強:十分感謝中國僑聯和湖南省僑聯的重視,為我在國內發展提供了很多機會、創造了很好的條件,我很榮幸加入中國僑聯青年委員會和擔任湖南省僑聯青年委員會的主要負責人之一。我認為湖南省僑聯青年委員會是聯系海內外青年同胞、特別是湘籍青年的重要紐帶,我們的成員分布于世界各地數十個國家,大多數都是在各地很有影響力、在各個領域很有成就的優秀青年。第二,這是一個非常有活力的組織,每年都舉辦很多不同類型的活動,為回湘創新創業的青年朋友做了很多實事。第三,這是一個積極向上的組織,很有使命感和責任感,時刻心系國家和湖南發展。每年都舉辦的海歸論壇,為湖南引進了一大批海外優秀人才。疫情期間積極組織海內外同胞共同抗疫,為疫情防控做出了很大貢獻。近年來,國內國際形勢發生了深刻變化,今年還是國家“十四五”的開局之年,黨中央有一系列重要決策和部署,湖南省僑聯青年委員會應該加快學習型組織建設,積極引導僑界青年實現個人與國家發展的緊密結合。

      來源:湖南省僑青委

      作者:楊銳

      編輯:莫夏倩

      閱讀下一篇

      返回紅網首頁 返回湖南省歸國華僑聯合會首頁
      国产精成人品,日本公共厕所www撒尿,国产精品视频线观看26uuu,jizzjizz日本 网站地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